新聞 留學移民

全球留學潮洶湧 英美加澳均欲分一杯羹 

現在全球各國的留學生數量達到450萬人,超過任何歷史時期。在澳大利亞,留學生數量占學生總數的25%;在美國,留學生數量已經將近百萬。預計到2025年,全球留學生將達到700-800萬人。全球教育列強都想趁機分一杯羹。

根據《經濟學人》的報導,全球留學潮發端於1980年代。當時部分發達國家開始向外國學生提供相對優厚的獎學金,同時一些發展中國家向本國學生提供經濟資助。另外。西方大學發現,政府限制它們向本國學生徵收太多學費,但留學生就這沒有這樣的憂慮。

目前,英語國家中留學生的比例最高。法國的留學生主要來源於前殖民地國家以及世界各地法國政府出資主辦的法語學校。德國對外國人也不收學費,並開始提供研究生英語教學,也吸收了大量留學生。

美國最吸引留學生

美國的留學生數量獨步全球,占全球留學生總數的二成還多。2014到2015學年,一共有97.5萬各國留學生在美國學習。美國的頂尖學校一直在吸引各國的精英學生。但由於美國高校學生數量龐大,留學生的比例只有5%。

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有很多個。首先,2001年911恐怖襲擊之後,美國的學生簽證變得更嚴格。其次,美國的留學生需要特殊許可才能在校外打工,畢業後留下找工作也不容易。更重要的一點是,美國高校一般拒絕向教育中介機構(特別是亞洲的)支付推廣費用。國際留學諮詢機構i-graduate表示,教育中介雖然將美國列為最有吸引力的留學地點,但卻不會有效推薦美國高校,因為它們賺不到錢。

因此,美國高校只能自己推廣自己。佛羅里達州邁阿密大學的里德(Mark Reid)說,他和他的員工每年要前往65個國家,在那裡的國際學校做推介並參加留學博覽會。他們的努力獲得了成功:邁阿密大學的國際學生比例是美國平均水平的3倍。特別邁阿密大學在2009年首次打入《美國新聞和世界報導》美國大學排行榜前50名後,引起了中國學生的興趣。

教育為澳洲第二大出口產業

澳洲一直把留學生和他們帶來的學費當作該國的頭等大事。據統計,2015年澳洲的教育產業產值為150億美元,是該國的第二大出口產業,僅次於礦業。澳洲高校中25%的學生來自國外,商學院學生中外國學生的比例更是接近一半。

2009年到2012年之間,澳洲對外國學生的魅力曾受到過打擊。當時,墨爾本發生了數起針對印度學生的種族襲擊案。數家私立學院因經營不善而關門,傷害了澳洲高等教育的信譽。同時,澳洲政府打擊簽證欺詐和低含金量課程的做法大大延長了留學生申請簽證的時間。但近期由於澳洲貨幣貶值,留學生的申請數量有所回升。

加拿大放寬留學生居留

過去加拿大的大學留學生不算很多,但是看來它們吸取了澳大利亞的教訓。大約10年前,加拿大政府確定該國大學可以通過招收留學生改善其經濟狀況,同時這些學生畢業後將成為合格的年輕勞工。

加拿大大專院校組織(Colleges and Institutes Canada)的布倫南(Paul Brennan)說,加拿大的移民法規相對友好,但直至最近留學生從學習到永久居留之間並沒有明確的路線。現在加拿大規定,只要留學生畢業能找到工作,將可以自動獲得最長三年的居留權,他們的工作經歷在申請永久居留時也會受到考慮。

印度學生是加拿大的目標市場之一。加拿大大專院校和加拿大移民局聯手,降低了印度學生的拒簽率。數據表明,約25%在加拿大的留學生最終獲得了永久居留權,其中一半來自中國和印度。

英國自廢武功

英國有世界上最古老也是最著名的高校網絡,自然對留學生很有吸引力。整體上,14%的英國高校學生來自歐盟之外的國家,另外5%來自歐盟成員國。2013到2014學年,英格蘭所有大學向歐盟之外的留學生一共收取47.1億美元的學費,占其收入的13%。英國文化協會(British Council)的研究表明,在某些領域,比如電子工程和生物科學,國際留學生的比例已經超過80%。

但是近幾年,英國政府承諾將把每年的移民數量限制在10萬人。英國無法控制親屬移民和歐盟內移民的數量,但可以控制歐盟之外的國際學生人數。英國政府收緊了學生簽證,提高了申請費用,並限制國際學生在上學時的打工權利。留學生畢業後想居留在英國也更困難。

鑑於上述原因,2014到2015學年英國的歐盟之外國際學生人數下降了3%。與此同時,英國的主要英語系競爭對手(美國、加拿大)的留學生數量均有很大增長。

留學諮詢機構i-graduate的阿契爾(Will Archer)說,中國學生的需求下降給英國帶來了很大風險。他還說,雖然很多在英國留過學的學生對他們受到的教育評價很高並願意向其他學生推薦英國,留學中介機構卻越來越不願意向申請者推薦英國。

留學目的轉變

一些過去的留學生輸出國正在變成輸入國。在亞洲,一些教育產業發達的地區,比如香港,正在變得更有競爭力。選擇在亞洲留學的亞洲學生比例已經從1999年的36%上升到2007年的42%。英國文化協會的皮克(Michael Peak)說,更多的學生傾向於積累「跨國」經驗,而不是「跨洲」經驗。同時,在不同國家讀完同一個學位變得更普遍。

在高階主管教育中,這一趨勢尤為明顯。這類學生並不需要在富裕國家的工作經驗,而是要獲得國際體驗。現在,越來越多的MBA和EMBA課程由數個學校共同提供,學生將在多個不同國家學習。

網絡教育也對傳統留學產生了衝擊。網絡教育不但成本低廉,更縮短了時空距離。這可能會較少對留學的需求。

大紀元記者海寧編譯報導

責任編輯:黃小渝

来源: 全球留學潮洶湧 英美加澳均欲分一杯羹 | 教育 | 高等教育 | 國際學生 | 大紀元

喜欢这篇文章?
现在订阅,就可以通过邮件收到最新文章。
I agree to have my personal information transfered to MailChimp ( more information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