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倫隨筆

英伦随笔: 萨帕塔之死

文/樱子

密尔顿英格兰教会小学,座落在剑桥北边一个花红柳绿的村庄里。2012年,这所小学失去了一个三年级女生,她叫萨帕塔,因脑癌不治。

萨帕塔原本是一个健康快乐的女孩。她父亲是英格兰人,母亲来自菲律宾。患病前,她那淡棕色的脸颊漾着粉红,小小的身材饱满结实,洋溢着一种天生的混血的美。生病前,她最喜欢和同学们在操场追逐嬉戏。

那年5月的一天,我去接儿子放学,在匆忙的人流中看到一个特殊的女孩儿。她斜靠在一个女人的臂膀上,慢慢地走着,眼神黯然,全身都极度虚弱。那是最后的萨帕塔,七岁的她已被病魔折磨得不成样子。

6 月6日,我在儿子的书包里发现了一封信,校长向所有家长通报了萨帕塔的死讯。信中说,萨帕塔6月5日早晨在家里死去。她是在家人的陪伴下平静离世的。萨帕 塔和疾病战斗了一年多,是个勇敢的女孩儿。全校各班老师将在下周一向学生通报这个消息,会留出时间让学生表达自己的感受。所有教职员工会尽全力帮助孩子们 度过这个艰难的时刻。

鉴于一年级小学生并不知道萨帕塔是谁,所以老师们不会直接告诉他们,如果有必要,会单独交谈。校方已意识到这件事会给 不同的学生带来不同的影响,安排了员工随时和有需要的学生就此事交流。校长还表示,学校会给萨帕塔家人写信慰问,另外将安排纪念活动庆祝萨帕塔在这座学校 度过的日子。

我很欣赏学校的态度,坦诚面对而不是回避。虽然对于小学生而言,直面一个同学因病死亡是一个残酷甚至恐怖的命题。那天,我抑制 住自己的悲伤,小心翼翼地问儿子:“你知道吗?你们学校有个小女孩不在了?”儿子平静地说:“是萨帕塔!她生了很重的病,死了。去天堂了!”看来,教会学 校已经从信仰方面向学生解释了生与死。对于伊莎贝尔——萨帕塔生前最好的朋友,校方担心她不能接受突然失去一个天天一起玩耍的密友,专门请了心理专家为她 做心理辅导。

6月14号,萨帕塔家庭的所有朋友都穿着粉红色的衣服——萨帕塔生前最喜欢的颜色,来到密尔顿乡村教堂纪念她。之前一星期,密尔顿教会学校的师生们在校园里为萨帕塔种下了一棵树。孩子们放飞了一群粉色气球和一个白色气球。那个白色气球象征着萨帕塔。

6 月末剑桥当地的报纸上,刊登了一则有关萨帕塔的新闻。那天晚上米尔顿村庄在举行一个“纪念勇敢的小女孩萨帕塔”的慈善募资活动。萨帕塔的爸爸接受记者采访 时说:“萨帕塔是个非常善解人意的可爱女孩儿。她喜欢做些傻事逗人笑。她也富有创造力,喜欢艺术和手工。自打弟弟出生,她就是个天然的好姐姐。”萨帕塔的 妈妈自豪地说:“她非常漂亮,也很成熟。”

自从2011年1月发现萨帕塔的病症,她的父母在互联网上开设了“救助萨帕塔捐款热线”。他们曾经热切地希望位于豪斯顿的治疗机构能够缩小女儿的脑瘤直至彻底治愈她。现实摧毁了他们的梦想。
但是失去女儿后,他们仍然坚定地要为女儿、为被脑癌摧残的人们做些什么。网上捐助热线开通一年后,募集到37685英镑。萨帕塔的父母将15,000英镑捐给了英国脑瘤研究中心,余款分捐给了各个慈善机构。

七岁的萨帕塔死了,作为一个事件的旁观者,我目睹了她的家人、学校还有整个英国社会,大家如何齐心协力,将这个短暂如流星般的有限生命,成功融入到无限的时空和人群当中。

责任编辑:曹莺飞

喜欢这篇文章?
现在订阅,就可以通过邮件收到最新文章。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