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倫隨筆

英倫隨筆: 一件舊襯衫

每當我把丈夫的襯衣一件一件熨燙妥貼掛進衣櫥時,常常會想起一件舊襯衫。多少年過去了,那件不起眼的舊襯衫依然珍藏在我的記憶深處。

那好像是件淡粉色的花格子襯衫。多少年的穿著和洗滌,顏色早已不再鮮亮如初。襯衣的領子磨破了,柔軟的毛邊橫在領子中央,像一道細細的傷痕。當我從床邊縫隙裡把它撿出來時,它乾乾淨淨,被疊得整整齊齊,顯然準備著下次再被穿用。

這樣的襯衫屬於甚麼樣的男人呢?你恐怕和我一樣,絞盡腦汁也無法把它和劍橋大學博士畢業、正在科技園裡運作著一家高科技公司的CEO沈姆士聯繫起來。

沈姆士是我家劍橋房子裡學位最高的租客。他之所以看上我家的房子,因為我們那條小街離科技園很近,開車只需五分鐘。來自「人間天堂」新西蘭的他,單身,三十歲出頭的樣子,一臉燦爛的笑容,對人溫暖和氣。他告訴我和丈夫,博士畢業後,他幸運地拿到了劍橋大學的科學創業基金,已經在科技園創辦了一個公司,正在研發一種產品,旨在幫助那些不能正常懷孕的夫婦早日擁有自己的小孩兒。其時我們也是個意氣風發的小家庭,當他確定要搬進來時,我和丈夫滿心歡喜地說:「很榮幸能和科學家共處一個屋檐下」。

創業時期的沈姆士真的蠻拼的。每天大清早出門,深更半夜才回來,就像神龍見首不見尾,整整一個冬天,住在同一棟房子裡,我們幾乎沒有碰上過一面。我只能用客廳窗外的汽車來判斷他在家還是不在家。他個子高大,卻開著一輛小小的女性化的豆綠色老車,據說還是和另一個人合用的。沈姆士一點兒也沒有甚麼不自在,駕著這輛老車來去如風。我想,事業初期的他,肯定是把每一便士都省下來,投入到了新公司的運轉上。

在我們家裡,他租用的也是最小的臥室。一是便宜,二來他對房屋的使用的確太少,每天不過睡幾小時覺而已。

那棟房子,客廳和廚房是開放式、一體化的。臨近聖誕節了,我給每位房客都準備了糖果和小卡片,寫上祝福語,從門縫塞進去。一天,兒子照例在客廳裡玩小汽車,突然驚喜地大叫起來,原來他那輛壞掉的紅色吊車,長長的吊臂不知甚麼時候被誰修好了。兒子興致勃勃用那輛紅色的吊車玩起了久違的遊戲。我不由得嘴角上翹,只有我心裡清楚,這是沈姆士送給我們的聖誕禮物。在我家的房客中,只有他會這般粗中有細、心靈手巧。

次年初春,沈姆士說他要搬走了,他和朋友在劍河邊租了一棟房子,從他的臥室可以看見劍河和河邊的垂柳,河上常常有天鵝游過,風景很美。他說有空的話一定要請我們全家過去坐坐。他搬走的那天晚上,我清理房間時,在床邊縫隙裡發現了那件因疏忽而被遺漏的襯衫。

襯衫色澤黯淡,衣領破舊,卻依舊整潔。拿它在手的那一瞬,我心頭受到很大的震動。這是一個劍橋大學博士的襯衫嗎?一個劍橋高科技公司CEO的襯衫?!在今天的中國,有誰會把襯衫穿到這麼舊這麼破?恐怕還不及它一半舊就會被丟棄了。我和丈夫也算是樸素的夫婦,可是在我們家,也找不到一件穿成這樣的襯衫。

不多久,我又見到了沈姆士,不過不是他本人,而是在報紙上。劍橋當地免費派送到家的報紙,用較大篇幅介紹了沈姆士和他公司的新產品給社會帶來的利好。圖片中是沈姆士和一位女士(不知是他的合作伙伴還是女友),他戴著金絲眼鏡,神采奕奕,穿著一件嶄新的襯衣,比以往我見到的他都帥。

後來在BBC新聞節目裡再一次見到沈姆士,他和那位女士的身邊坐著三個可愛的小寶寶。初看之下,以為那是沈姆士的家庭合影,驚訝於他生了三胞胎。聽了新聞講解,才知道原來這幾位寶寶的父母都是沈姆士公司產品的受益者。哦,真的是中國古語云:善莫大焉!

我沒有將沈姆士的舊襯衫物歸原主,我悄悄地保留了它。

舊襯衫給我上了人生生動的一課,那就是:做事要精進,對物要愛惜,莫要未富先奢。

文/ 櫻子

 

喜欢这篇文章?
现在订阅,就可以通过邮件收到最新文章。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