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華人

旋律中演繹人生——訪鋼琴家陳怡先女士

圖:鋼琴家陳怡先女士(陳怡先提供)

圖:鋼琴家陳怡先女士(陳怡先提供)

英國皇家音樂學院,相當於音樂界的牛津劍橋。金秋十月的夜晚,在一場慈善音樂會上認識了畢業於英國皇家音樂學院鋼琴碩士班的鋼琴家陳怡先(Lysianne Chen)女士。舞台上的她優雅、從容。生活中的她呢?帶著欣賞與好奇,在倫敦市中心一個寧靜的花園中,我們再次相對而坐,暢談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古典音樂啟蒙

陳怡先出生在臺灣,從小就喜歡音樂,四五歲時父母親送她去音樂班學習鋼琴。十二歲時,她隨家人到法國生活。法國的學制有普通文化課,學校也有專業的音樂學校。陳怡先兩類學校一起讀,在普通文化課學校讀書的同時,每個星期在音樂學校上六個小時課。

法國生活學習

得益於父親的法國背景,陳怡先七歲開始在家裡固定上法文課,從小在臺灣的生活習慣已經很西方化,許多習慣及日常禮儀都和法國的教育方式相同。

雖然十二歲到法國就讀初中,陳怡先卻沒有遇到同齡孩子移居國外生活、學習所遇到的尷尬與困境。學校位於諾曼第的濱海小城,風景優美,當地居民很快的接受了這個唯一的亞洲小孩臉孔,於是陳怡先便很快地融入環境。

剛開始上課的時候,陳怡先總覺得學校像迷宮,每次換課都要換教室。有時候迷路了找不到教室,只能乖乖地在走廊等待路過的老師帶她去教室,這期間大家的特別照顧給了她很大的幫助與鼓勵。

一波三折

在法國高中畢業以後,必須要以高中會考的成績申請自己理想的大學。2001年,陳怡先在法國西北部城市Caen選擇了一個兩年制大學讀傳播媒體學系,並且繼續音樂學院的鋼琴和樂理課程。2003年畢業後,繼續在法國尼斯大學念媒體傳播碩士。因爲尼斯音樂學院沒有高級班,她就不得已暫停鋼琴學習,專心攻讀媒體傳播課程。整個音樂和鋼琴的學習在她的生命中第一次完完全全的停頓下來。

2006年取得媒體傳播碩士學位後,陳怡先總覺得在心靈層次上有一些小欠缺,突然覺得應該再撿取從小養成的每天練琴的習慣,繼續學習鋼琴。於是申請了位於中南部Montpellier 的省立音樂學院。在這裡她碰上了一個非常好的老師——帕斯卡•喬丹(Pascal Jourdan),花了一年的時間把鋼琴底子全部練回來。

這時的陳怡先對音樂越來越熱愛,定期去世界各地參加音樂營,再次與各國的老師和音樂學生接觸,在2008年取得了在法國省立音樂學院的音樂最高文憑。這一次她很肯定的知道自己一定會繼續留在音樂的道路上,並且成爲鋼琴演奏家。

人生轉折
圖:鋼琴家陳怡先女士(陳怡先提供)

圖:鋼琴家陳怡先女士(陳怡先提供)

機緣偶成,2009年英國皇家音樂學院全球招生25名鋼琴碩士班學生,陳怡先說:「全世界各地的考生都實力不菲,我也盡了最大的努力,同時我也是幸運中被錄取的那一個」。

準備考試的這段期間,陳怡先最感謝她人生中的貴人, 經常在法國電台演奏的帕斯卡•喬丹(Pascal Jourdan)老師。他一再的提醒陳怡先要一貫的專心練琴,努力把曲子很快的背熟、練好,每天不斷的反覆聼自己的錄音,加以研究和修改。每個禮拜去上課時老師都幫助她整理曲子。

對於考試的看法,陳怡先覺得:「盡自己的最大努力做任何事情就是對自己的最好回報。法國人常常會讚賞自己的努力,我覺得這是非常好的一個習慣!」

法英教育相得益彰

陳怡先在英國皇家音樂學院遇到很多很好的老師,特別是在怎樣聽音樂,怎樣把一個寫給鋼琴的曲子,自己把它配成樂隊,這點對她幫助非常大。

陳怡先的音樂正統教育是從法國開始的,法國的樂理底子打得非常結實,每週去音樂學院上六個小時課,其中有四個小時就是樂理課。她在英國學習時,樂理方面就比較輕鬆。她欣慰的說:「我識譜比較快,對一些節奏比較敏感。倫敦學習很廣,很國際化。學校老師還會為學生畢業做一些鋪墊,這是我在法國沒有受到的教育,比如怎麼樣做名片、寫簡歷、找經紀人、找網站,怎麼樣開演奏會,怎麼樣去跟人家溝通或是聯絡,包括怎麼樣做採訪,或是被採訪。」

職場感悟

在學校時,學生像是溫室的花朵,被保護得很好,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甚麼樣的。學生畢業之後,都會在職場上得到各種各樣的鍛煉。學校也會讓學生實習,但畢業之後,學生們會發現,這是截然不同的。

陳怡先感言道:「學校會包容學生,即便出現失誤,學校會幫助學生,但是到了職場上,如果有失誤,就不會再有第二次機會了。當學生時老師都會關愛你、讓著你,會被呵護著,畢業之後就需要自己獨立了,而且要對自己的失誤負責。」

對於一個專業人士,特別是從知名學府畢業的音樂家,愛樂者的期望是很高的。

技能提升
圖:鋼琴家陳怡先女士(陳怡先提供)

圖:鋼琴家陳怡先女士(陳怡先提供)

只要保持興趣,都會隨著年齡、經驗積累,會越來越成熟。

陳怡先坦言:「在學校讀書時,對於音樂的表現技巧總是不斷的琢磨中累積。對音樂的瞭解和體會也同時呈現不斷的升華深化。畢業後每一場演奏,我會思考如何有更好的演出表現,如何在琴絃和音樂廳之間取得最大的共鳴,以便能激起觀眾更多的熱情回應。

演奏技能在每一次演出中不斷提升和成熟,來源與每一次的總結。陳怡先不無感慨的說:「每一場演奏會後,我都會檢討哪一些細節可以處理的更好。下一場的演奏會如何做的更細膩、更專心、更能打動人心,如何在未來的演出中心情更放鬆自如,選擇的曲目更合適。這些就是我要的進步。」

下一次達到了設定的標準的話,她會很高興。有進步,對她來講,就是滿足了。

古典音樂依然主流

歐洲是音樂之鄉,儘管現代社會對古典音樂有衝擊,歐洲人對古典音樂鍾愛有加。陳怡先認為:「古典音樂是歐洲非常重要的文化,接納度很高,現代的音樂對古典音樂衝擊力並不很大,古典音樂有保留,聽眾有他們的理解和鍾愛,現代社會有很多人喜歡古典音樂。」

在倫敦有那麼多的音樂會,每天都有音樂會,每天都有人去花時間去聽音樂會,對他們來講這就是生活,已經融入到生活中了,古典音樂對歐洲來講是正常自然的事情,大家對於傳統、對於經典依然熱衷。

獨奏與協奏

演出的機會越來越多,除了多場在英國的演出外,陳怡先明年1月份在法國還有爲期兩週的鋼琴獨奏會。

獨奏和室內樂協奏對於演奏家來説都是同等的重要,因爲他們提供演奏家不同的表演環境,獨奏的難度是演奏家同時要承擔起各種不同的角色,要創造出各種樂器的音色,比如小提琴、喇叭、單簧管、長笛等等,猶如一個小型樂團。至於室內樂,是鋼琴和別的樂器相互襯托, 從協調中尋求變化,從變化中尋求協和,演繹各個樂器不同的角色,個司其職,創造合音變化的美麗。

陳怡先解釋說:「當一個音樂家,這兩個路線都是必須的,兩者都會有幫助,相輔相成」

私人輔導

陳怡先也在教私人學生,因為常常會有演出,不方便在學校教課。她教過的學生裡最大的65歲,最小的三歲半。

東西方人家庭的孩子,學鋼琴的心態不同。很多大陸家庭對孩子期望值很高,希望自己的孩子將來也成為鋼琴家,抱著功利的心態,但事實上,能夠成為鋼琴家的人並不多。西方人則將其視為是生活的一部份。

陳怡先感覺:「中西方家庭最大區別是,西方人家庭不會那麼的逼迫小孩,他們希望小孩子多元化成長,希望孩子快樂。華人家庭可能望子成龍心態較重。小孩子練琴,父母親需要瞭解一下孩子的個性、潛力,他對音感是否敏感,對音樂有沒有興趣。」

孩子的快樂很重要,努力需要從內心激發。他自己看到進步了,他會慢慢去做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強項,父母要知道孩子的強項在哪裡,不要逼他去做他不會去做的事情。

在旋律中演繹人生

每個人對於未來都有一個美好的夢想,陳怡先的人生夢想就是在旋律中演繹人生。她嫣然道:「走音樂的路子,我會彈琴彈到我生命終結的那一天。在世界各地開音樂會,出專輯、彈琴、教琴,這些一直都是我的夢想,一直都是。」

自古以來很多古典音樂家都以收取學生為樂,譬如巴赫、李斯特、蕭邦等等,既可以傳播琴藝知識,又有穩定收入。教學生的過程中,也是教導自己、提醒自己的過程,即是分享,也是溫習。

 

大紀元記者夏松採訪報導

喜欢这篇文章?
现在订阅,就可以通过邮件收到最新文章。
I agree to have my personal information transfered to MailChimp ( more informa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