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新聞

梅相用心良苦 教育改變人生

梅相這次針對英國的中學進行大幅度的改革,而且將直接面對來自黨內和反對黨的壓力。那麼她為何要頂著如此大的壓力推動改革呢?因為她認為對現有教育制度的改革是改變社會流動性的基礎。

她在《每日郵報》上面發表的文章說「我知道,我的老師們造就了今天的我」。可見教育在這位首相心中的重要地位。梅出身普通人家,父親是牧師。這樣人家的孩子成為領導國家的首相,她把這個成就歸功於教育。

對於許多支持文法學校的人來說,文法學校是改變他們一生的關鍵。文法學校不收學費,這意味著普通人家的孩子也有機會得到好的教育。梅領導的內閣就是一個最典型的例子。23名內閣成員(包括首相)中七人畢業於文法學校,十人畢業於綜合學校,私立學校的畢業生只有六人,這個比例是1945年以來英國歷屆保守黨內閣中最低的。

首相助手的親身經歷

而首相最得力的助手、幕僚長尼克•蒂姆希(Nick Timothy)就是這次教育大改革的主要幕後推手。他來自生活不算富裕的伯明翰郊區Aston,父親是鋼鐵工人,憑藉聰明的頭腦進入謝菲爾德大學,學習政治專業,獲得一等榮譽學位,是家裡的第一個大學生,最終成為堂堂首相的助手。他認為自己就是文法學校推動社會流動性的成功例子。

他回憶自己第一次有了政治觀點的經歷。他說:「那時我12歲,我在文法學校上學不到一年。我知道,如果工黨贏得大選,我的學校就會關閉了,我所得到的機會就會被奪走了。多虧了保守黨,這(工黨贏得大選)沒發生,我成為家裡第一個上大學的人。」

英國社會流動性下滑

社會流動是指一名個人在社會基層裡向上或者向下的流動,通常是以經濟、聲望作為主要的間隔因素。比如,一名千萬富翁破產了,他就會從富有階層向下流動到普通人。如果一個來自工人家庭的人通過勤奮努力,成為律師或者醫生這樣的職業人士,就是向上流動了一個階層,變為中產階級了。

近年來的一系列研究顯示,英國的社會流動性降低了,落後於歐美其它國家,因為目前英國最頂尖的工作越來越多的是由來自富有家庭的人做的。比如,2014年的一份報告發現,英國高級法官、軍官、政府高級僱員以及高級外交官裡面大部份人都是私立學校的畢業生。

2010年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報告發現,英國來自比較貧困家庭的兒童將來獲得比父輩薪水高、教育好的機會低於其它西方國家。2012年英國議會一個跨黨派團體對社會流動性的研究報告結果顯示,一名在上個世紀70年代出生的兒童將來進入大學的機會不會比1958年出生的兒童更多。

英國從上個世紀60~70年代開始大幅減少文法學校的數量,將許多改成了綜合學校,而這個過程正好與社會流動性下滑相重合。

改革旨在全面提高公立教育質量

梅相公佈的改革計劃範圍很廣,目的是為了全面提高英國公立教育的質量。

一方面,她希望通過放寬限制的規定來增加文法學校的數量,這樣就會減少競爭。英格蘭目前文法學校只有164所,對學校名額的競爭異常激烈,通常有超過十名學生爭奪一個名額。家長們為了把孩子送進文法學校也會想盡辦法,包括把家搬到學區內、為孩子請家教等,所以才出現了反對文法學校的人所說的那種文法學校只是服務了有錢的人的情況,只有能夠買得起學區房、請得起家教的家長才能把孩子送到文法學校,而不是真正的貧困家庭的兒童。

另一方面,強制要求學校招收一定比例的貧困家庭兒童,以達到真正幫助貧困兒童的目的。

此外,私立學校、收費學校以及大學都被要求採取行動幫助公立學校,這樣將激發受到幫助的公立學校師生的熱情,有助於英國出現一大批優秀的公立學校,無論是文法學校、綜合學校還是自由學校。

大紀元記者周成報導

喜欢这篇文章?
现在订阅,就可以通过邮件收到最新文章。
I agree to have my personal information transfered to MailChimp ( more informa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