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文明

【經典名作中的秘密】神諭的婚姻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這是一首歌頌婚姻的詩篇,詩中記錄了一位不平凡的女子,和一樁改變歷史的愛情。

故事要從歷經遷徙而終於昌盛的周民族說起。

古公亶父是一位仁慈的君王,為了不忍人民長期受戰事所苦,自願放棄王國,將土地拱手讓給戎狄。古公帶著妻兒遷居到歧下,沒想到百姓全都扶老攜幼追隨過來。

就在一片毫無基礎的荒地上,古公率眾營造城郭,設立制度,人民很快就安居樂業了。百姓都感恩戴德,譜歌作樂來歌頌他。他的德行是如此美好,使上天也受到了感動,神決定要賜給古公一位卓越的子孫,一位帶領周民族走開啟新紀元的聖王。

古公生了三個兒子,三個兒子都很賢德。其中小兒子名叫季歷,季歷又生姬昌;這孩子出生時,一隻朱紅色的雀鳥嘴裡銜著丹書飛到了他的屋子裡,丹書上寫著一位王者應該具備的美德,顯現出了聖賢的祥兆。

古公明白:周民族興旺的時刻到來了。

為了讓姬昌能夠繼位,古公的長子太伯、次子虞仲主動丟下王位逃到南方的荊、蠻之地,還隨當地的習俗在身上刻刺花紋,剪去頭髮,表示再也無意回國,季歷只好接受君主之位。他即位後以仁義來治國,得到各地諸侯的擁戴,也為姬昌開啟了良好的道路。

姬昌成年後非常仁德有智慧。他敬重老人、慈愛晚輩,對賢士也謙下有禮;有時為了接待賢士,甚至忙到中午都顧不上吃飯,人們引此都跑來歸附他。

與此同時,商王日益無道,黎民百姓急切地想掙脫這場苦難;然而商畢竟是承受天命的族群,相傳他們的先祖是玄鳥之後,曾受神祇無數的祝福,有著相當堅實的王權基礎,人們焦心卻又不敢造次:

天命玄鳥,降而生商。(《詩經‧商頌‧玄鳥》)

四海來假,來假祁祁。…殷受命咸宜,百祿是何。(《詩經‧商頌‧玄鳥》)

姬昌知道自己應該帶領周民族開創一番新天地,然而流著神之血脈的商王,他們的天命是否已經結束了呢?周人是否能領受新的天命?他靜靜地等待著神所給予的徵兆證明。

開啟周民族的美好未來,姬昌還需要尋找一位合適的伴侶:他的妻子不能只徒具外貌,更得有美好的內涵,與他一起用仁德教化百姓。

東晉 顧愷之〈洛神賦〉局部

    東晉 顧愷之〈洛神賦〉局部(公共領域)

姬昌回想起自己的祖母太姜,她是以貞敬順從而聞名的;太姜輔佐著太王,帶領子民們躲過戎狄的侵擾,遷徙到歧山下,太王什麼事都能跟她商量。

而母親太任呢,她的修養如此良好,凡事合乎仁義道德才會去做。太任懷孕的時候眼睛不看邪曲不正的場景,耳朵不聽淫逸無禮的聲音,嘴裡不說傲慢自大的 話,睡覺的時候從來不歪著身體。她不吃氣味不好或是切割不正的食物,擺放不正的席子也絕對不坐下來,人們都說是因為良好的胎教才讓姬昌生下來就如此聰明。

那麼,要到哪裡才能找到像祖母和母親這麼好的女子呢?姬昌向上天祈求著,上天終於給了他回答。

這一天,姬昌渡過渭水來到莘國,就在那河岸邊遇見了一位姑娘;她是那麼的美麗又純淨,仁慈而且儉樸,她應該是天上的仙女吧?這兒的人甚至傳說她是上帝的妹子呢!姬昌不禁生起了愛慕之意。

莘國,原本就是神王夏禹的後代,流著神的血脈。這難道是神的指引?他祈求已久的天命證據?

姬昌用最潔淨的荇菜薦之宗廟,虔心占問,得到了清楚的祥兆:這是「天作之合」啊!(《詩經‧大雅‧大明》),以這位貞潔的女子為伴,他們的子嗣將會如商人的祖先一般得到神的加持。

他找人前去提親,婚事也很快就談成了,卻沒想到好事多磨,兩個國家之間隔著一條渭水,要怎麼樣才能把她迎娶過來呢?如果是真心敬重一位姑娘,就不能隨便用艘船濟渡,舉辦一場敷衍的婚禮呀。姬昌左思右想,翻來覆去都睡不著覺了。

終於他想到了一個好主意,姬昌叫所有的人把船隻在渭水上連結起來,一艘接著一艘,搭成了一座浮橋,他親自站在渭水邊等待與迎接,鐘鼓齊鳴,以用最盛大的儀典迎娶了這位內外俱美的女子=太姒。

東晉 顧愷之〈洛神賦〉局部
東晉 顧愷之〈洛神賦〉局部(公共領域)

太姒終於成為了周人的國母,她仰慕祖母太姜和婆婆太任的德音,繼承了她們完美的德行,並且以此美德教化天下。

太姒為文王生下十個孩子,二子姬發推翻了商朝的暴政,使百姓走出水火之中,世稱周武王。四子周公旦制禮作樂,奠定了以德治為思想的根基。周的王業後來延續了整整八百年。

在周人眼中,正是上天賜予他們太姒這位偉大的妻子和母親,才有周朝王業的大功告成。一切與周人的國運有關之事,都是來自於神的安排,而文王的婚姻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環。

周人為這樁神諭的婚姻寫下〈關雎〉一詩: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雎鳩鳥關關和唱,在河心小小沙洲上。那貞靜美好的姑娘,是君子最好的對象。
水荇菜高高低低,向左向右去求取它。那貞靜美好的姑娘,日思夜想要追求她。
追求她不得要領,早晚思念直到夢鄉。悠長呀悠長的思念,翻來覆去過一整夜。
水荇菜高高低低,向左向右去採取它。那貞靜美好的姑娘,彈琴鼓瑟去親近她。
水荇菜高高低低,左揀右揀去選擇它。那貞靜美好的姑娘,擊鐘喧鼓來迎娶她。

《詩經‧大序》曰:「〈關雎〉,后妃之德也。」做為代表周文學的《詩經》首篇,〈關雎〉篇確實有其獨特意義,並非只是一首婚戀之歌而已。

「關關」,是鳥的鳴叫聲,雎鳩鳥,是一種忠貞的水鳥,傳說牠們一生只有一個固定的配偶,夫妻總是長相廝守著,並且從不做出放浪的行為。這首詩就是描寫一位君子在水岸邊看到雎鳩鳥雙雙對對、相互鳴叫,因此想起了自己也該有個美好的伴侶廝守終生。

「君子」,在古代是貴族才有的尊稱;而「窈窕淑女」的「淑」字,是「善」的意思,也就是說,這一位女子她不只外表美麗,更有美好的人格。

「君子好逑」,就是君子的好伴侶;「逑」是「匹配」的意思。「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思服」,就是「思念」;「服」這個字在吟唱的時候為了協韻應當讀做「倍」或者是「必」。

「荇菜」是一種水生植物,不但可以食用,還可以拿來祭祀宗廟,這顯示了這首詩的兩位主角都不是一般身份的人物。

那麼,對於這一位內外俱美的好姑娘,要怎麼樣才能追求到她呢?「君子」不禁「輾轉反側」,夜裡翻來覆去都睡不好覺了!他思索著:應該用琴瑟去感動她,和她結成心靈的伴侶;應該用鐘鼓來迎接她,才能顯示出對這樁婚事的重視。

〈關雎〉,不僅描寫了君子對淑女的愛慕,而且「發乎情,止乎禮義」,更說明了兩性之間應該有尊重和相處的道理。孔子將〈關雎〉放在《詩經》的首篇,那是因為婚姻是人倫的開始,先有了夫妻相對的道理,然後才會有子女,有了父子的倫常,進而有朋友之信,和君臣之義呀。

而人與人之間的「份際與尊重」,正是周民族昌盛的根基。

附錄:【世事關心】《詩經解碼關雎之謎》(新唐人電視台)

附錄:最初的君子

北宋周敦頤:「蓮,花之君子者也。」(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君子,是「君人子民」之人。

「君」,是領導;「子」,是愛護。所以君子要懂得領導人民,並視百姓如子。這樣的人必然具有統領一方的身份。

一個國家的君王是必然的君子,而貴族也是管理百姓的「君人」者,都稱為「君子」。所以,君子其實是統治者和貴族男子的通稱。「小人」,則指的是一般未受教育的平民。

在先秦時代,各諸侯及貴族都普遍受到良好的教育,具有良好的文化素養,而貴族教育的內容又是以如何修養自己,及造福百姓為主要內涵的,所以君子也多數具備高尚道德與治國使命感。

禮崩樂毀之後,孔子將教育普及化,把貴族的知識推廣給平民,並不斷強調君子應有的素養,與未受教育的小人可能有的缺點做對比。如:「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君子不憂不懼」,「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等等,使君子逐漸成為一個人格上的代名詞。

經過儒家多年的實踐與發揚,後世開始將道德修養高的人稱為君子,心胸狹窄只求利益的人稱為小人。從此,君子正式成為一種道德評判的標準;一位高道德的平民可以稱為君子,而一位人格低下的貴族也可以是小人。

附錄:為什麼「琴瑟合鳴」?

明 仇英〈佳人撫琴圖軸〉
明 仇英〈佳人撫琴圖軸〉(文津出版 提供)

相傳,伏羲氏取法天地,同時創造了琴與瑟,但琴的體積小;而瑟體積大,有五十根弦。

有一天,黃帝命天上素女彈奏瑟,素女彈著彈著,黃帝竟悲傷到無法自持;於是,他將瑟破開成兩半,各二十五根弦,就成了現在的型制。

瑟的聲音柔中帶點淒清。春秋時代,有一位著名的樂師叫瓠巴,每當他鼓瑟時,鳥兒們便會在上空飛舞,水中的游魚也受這樂音的溫柔感動,浮出水面聆聽。

琴聲清朗屬性較陽,而瑟聲柔順屬性較陰;合奏時陰陽相濟,就如夫婦唱隨一般。

後來人們也用「琴瑟合鳴」、「如鼓琴瑟」,來形容夫妻相處的融洽幸福。@

選自《獨釣寒江雪──經典名作中的秘密》/文津出版
大紀元讀者購書優惠 https://goo.gl/27qA1k

責任編輯:芬芳

来源: 【經典名作中的秘密】神諭的婚姻 | 周民族 | 愛情 | 改變歷史 | 大紀元

喜欢这篇文章?
现在订阅,就可以通过邮件收到最新文章。
I agree to have my personal information transfered to MailChimp ( more informa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