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英國“脫歐”:全球化的終結?

對布魯塞爾官僚主義的不滿,對英國政治上層的憤怒,對外來移民的恐懼:要為”脫歐”找理由,英國人能拿出一大把。而從經濟角度來看,英國脫歐(Brexit)是二戰之後開啟的全球化進程第一次遭受嚴重挫敗。

“第一次有一個大型的國民經濟體表示:我們單幹更好,”華盛頓智庫機構布魯金斯研究所世界經濟及發展項目副主任霍米·卡拉斯(Homi Kharas)如此表示,”這對於現行體制而言確實是一次震動。”

因為,七十年來,全球化都被視為解決世界難題的答案。在此期間,國際貿易、資本流通和移民數量都在不斷增長。

人們普遍認為,所有人都從全球化進程中受益,無論貧富。大量研究報告,以及中國和印度中產階級的崛起似乎也為這一說法提供了佐證。用卡拉斯的話說,擁有統一內部市場及人員流動自由的歐盟被視為這一趨勢的”光輝典範”。

各國得利,並非人人受益

但是全球化支持者的目光總是投向宏觀方面,卻忽視了個人境況及其內心感受。卡拉斯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經濟學家們總是說,所有國家都從全球化中得到好處。他們認為,在單一國家內部都存在着利益分配的相應機制。”

一項研究計算得出這樣的結果,因為與全球經濟密切聯繫,平均每個美國家庭每年多得了一萬美元。但這並不能告訴我們,財富究竟是如何分配的。只要能夠新增報酬更好的工作機會,哪怕在國內其它地方的工廠因此而倒閉,經濟學者們也毫不在乎。

各國政府可以通過增加國家財政投資、補貼項目及稅收的手段,來彌補基礎設施薄弱、失業率高漲和教育水平低下的負面效應。”但這一再分配機制目前已經無法如同我們所希望的那樣運行良好”,卡拉斯強調稱。

害怕外來移民

持續擴大的貧富不均現象導致人們不滿,再加上對於移民日益增長的恐懼心理,尤其是那些工作資質較低的民眾尤其容易將移民視為求職時的競爭對手。拉卡斯稱之為”全球化進程背上的第二把匕首”。

即便如此,他依然不認為德國在移民政策上所採取的寬容態度是導致英國脫歐的主要原因。”如果默克爾允許難民進入德國的勇敢決定對(英國脫歐)投票產生重大影響,我會非常驚訝”。

他的理由是:移民在英國早已是一個充滿爭議性的話題。”我上世紀60年代末在英國。五十年前,人們關心的正是同一個話題。”唯一的區別是,當時的移民主要來自英國在南亞和加勒比海的殖民地,而今天則主要來自東歐國家,這位發展政策專家表示。

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英國脫歐的決定創造了一個危險的先例。因為經濟全球化本來就已經遭到日益激烈的抵抗,加里·克萊德·胡夫鮑爾(Gary Clyde Hufbauer)表示。他是位於華盛頓的佩特森國際經濟研究所學者。

“在英國脫歐之前,世貿組織多哈回合談判已經宣告失敗,跨太平洋自貿協定(TPP)也遭遇政治阻礙,小規模的保護主義壁壘如雨後春筍般四處蔓延,”胡夫鮑爾在一篇文章中寫道。

而在歐洲,計劃中與美國和加拿大之間的自貿協議也都極具爭議。

停滯不前的全球化進程

布魯金斯研究所學者卡拉斯認為,如果目前趨勢得以保持下去,英國脫歐的最大受害者將是貧窮國家。

發展中國家尤其從全球化中受益”,他舉例稱,全球化讓窮國得到更多的投資,更好的就業機會,也讓這些國家的教育和醫療更為得到重視。

如果英國脫歐的決定意味着全球範圍內經濟一體化進程出現放緩的趨勢,”那麼發展中國家就會碰上大麻煩,尤其是這些國家中的貧困階層,”卡拉斯表示。

因此,全球化進程的制定必須避免出現這樣的場面:一些主導全球經濟的富國可以通過多數民眾表決的方式輕易否決這一進程。”這並不是更慢或更快地全球化的問題,”卡拉斯表示,”我們需要一個更為良善的全球化進程。”

更好的全球化,這也意味着更好的財富再分配機制。但諷刺之處在於,歐盟為基礎設施、工業、農業和文化所設立的輔助資金正是為了完成這一目標,而歐盟恰恰被英國人通過公投的方式給”否決”了。

来源: 英國“脫歐”:全球化的終結?(圖) – 看中國 secretchina.com

喜欢这篇文章?
现在订阅,就可以通过邮件收到最新文章。
I agree to have my personal information transfered to MailChimp ( more information )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