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切爾諾貝利核災30年 見證大自然修復力量

1986年4月26日上午,在當時的蘇聯烏克蘭核電廠4號核反應爐爆炸(威力相當於500顆投放在日本的原子彈)致大量放射性物質溢出,造成至今世界上最嚴重的核事故。事故導致31人當場死亡,上萬人由於放射性物質遠期影響而致命或重病,至今仍有被放射線影響而導致畸形胎兒的出生。在切爾諾貝利(Chernobyl)核事故30周年之際,這裡的輻射量至今仍高,但科學家發現這裡已成動植物的天堂。

據英國電訊報報導(The Telegraph),索爾福德大學自然學家(Salford University Naturalist)伍德博士探討這個世界上最嚴重的核災對大自然的傷害比對人類的傷害少。

核輻射至今仍影響着人類

當年外泄的輻射塵隨着大氣飄散到前蘇聯的西部地區、東歐地區、北歐的斯堪地維亞半島。烏克蘭、白俄羅斯、俄羅斯受污染最為嚴重,由於風向的關係,據估計約有60%的放射性物質落在白俄羅斯的土地。

周邊地區至今仍然籠罩在輻射陰影之下,大多數兒童都發生了變異,患有先天性疾病的數量顯著上升。小童癌症個案去年更新增20%,尤其是甲狀腺癌患者遠遠高出其他國家的同年齡組別。

切爾諾貝利爆炸的毒素擴散到歐洲,致死無數個數以千計的癌症和其它與輻射有關疾病者,在白俄羅斯、俄羅斯和烏克蘭並繼續導致出生嬰兒缺陷和疾病。

人類絕跡成野生動物保謢區

核輻射
1986年4月26日,在切爾諾貝利核災發生后,原定五天後開張的遊樂場,也因核災而廢棄。

核輻射
1986年4月26日,在切爾諾貝利核災發生后,原定五天後開張的遊樂場,也因核災而廢棄,但樹木如今卻茂盛生長。

在事故發生十多天內,當局宣布工廠周圍30公里為禁區,超過12萬人被撤離,動植物則被遺在高輻射線下。經過30年的荒蕪,搖搖欲墜的公寓樓和普里皮亞特城(Pripyat)雜草叢生的街道成為世紀核災的印記。

然而,越來越多的自然學家認為,事故可能會產生意想不到的環境效益。

在這個1,800平方英裡面積橫跨烏克蘭和白俄羅斯邊境的區域內,人類撤出后,近來已成為歐洲最大的野生動物和鳥類漫遊保護區,有許多非原生物種在此區域內被發現。

除了野豬、狼、麂鹿和鹿外,還有瀕臨滅絕的歐洲野牛和越界而來的白俄羅斯的普氏野馬(Przewalski’s Horses)在此大量繁衍。普氏野馬是至今世界上唯一的真正野馬(尚未被人類馴養過的馬種)。

在2014年年底,烏克蘭生物學家蓋斯恰克(Sergei Gashchak)率先研究切爾諾貝利的生物多樣性,他在該地發現了棕熊,棕熊雖然不是瀕危物種,但消失在這個地區已超過一個世紀。

專家:放射性一直存在於環境中

瑞典放射防護公司馬納斯拉森說:地球本來就具有放射性,而放射性也一直存在於環境中,因此大自然必須發展出一套修復機制,以修補放射線造成的後果。但當切爾諾貝利核事故發生的時候,大自然毫無準備,面對急劇增加的放射性,大自然出現了大範圍的災變。

但在災變20年後,當一群科學家跨越隔離區,進入放射線量高於標準值數千倍的危險區域探勘重災區的生態變化時,發現生態與想象有極大的差異。

烏克人塞格迦薩克是當年派遣至此地區清理放射源的人員之一,由於對該區的留戀,他20多年來一次次的進入該區探訪區內的自然環境景觀和動物狀況,使他成為動物學家和該區輻射的資深專家。

科研人員進入距切爾諾貝利2公里的森林區,林木繁荗,發現一隻身體強壯的公田鼠,雖然公田鼠體內有極高的銫137,外觀卻無任何變異,能夠存活,還能繁衍後代。

大自然的神奇能力

核輻射
經過30年的荒蕪,搖搖欲墜的公寓樓和普里皮亞特城雜草叢生的街道成為世紀核災的印記。

核輻射
(以上皆為網絡圖片)

大自然似乎以令人驚奇的方式改變了切爾諾貝利的狀況。現在有無數動物住在隔離區內,除了發現一些非原生性物種外,還發現有鳥類在封閉廢棄反應爐的石棺上築巢,那裡的放射線量是正常值的百萬倍。

除了區內的動物健康狀況良好外,生長荗盛的樹木,正以緩慢而堅定的步調吞沒了這個人類曾經居住過的廢棄城市,顯示植物的生長狀況也良好。

科學家布琳達羅傑斯表示,他們將兩組未受輻射污染的白老鼠,一組老鼠放入高度污染的紅色森林中45天,另一組老鼠放在非感染區,兩組老鼠每天接受伽瑪射線超出正常值約一千倍。科學界公認此劑量屬於微量。

科學家知道1.5戈雷的劑量足以造成DNA斷裂。這些老鼠在45天後,羅傑斯接着讓兩組老鼠接受大劑量的輻射。她使用1.5戈雷的劑量,足以造成分子斷裂,特別是染色體。這次照射的時間極短,結果在非感染區的老鼠果然出現了染色體斷裂的現象,但在紅色森林已接受過低量輻射的白老鼠,反而染色體斷裂數量明顯較低。

科學家近一步觀測后發現,DNA並未能修補基因,而是負責清除自由基的基因調節做出了修正,以一種更有效率的方式清除因高量伽瑪射產生的自由基,在自由基損害染色體之前,使其迅速消失。科學家不清楚其它動物是否也俱備了老鼠驚人的防禦機制,才會意外地健康!但也有一些動物因虛弱而默默消失。

塞格迦薩克表示,在人類撤離以前,在工業化森林裡只保留健康的樹,護林員會砍掉生病、衰老或死亡的樹,以免這些樹成為病源,影響周圍樹木的生長健康,卻使大自然的食物鏈中斷,而切斷了森林生態系統的整體性。護林員在工業森林噴洒大量化學產品,農民也在田地上灑上化肥和殺蟲劑等,令整個區域受到嚴重化學污染。

塞格迦薩克說,人類停止在切爾諾貝利這個區域活動以後,反而意外帶來正面結果,動植物與廣闊的環境脫離人類掌控后,依據自然法則生存發展,結果比人類在此區域活動時,更富有多樣性。

来源: 切爾諾貝利核災30年 見證大自然修復力量(組圖) – 看中國 secretchina.com

喜欢这篇文章?
现在订阅,就可以通过邮件收到最新文章。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