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楼盘 英國房產新聞

Cockfosters –倫敦地鐵北頭兒的「小城故事多」

Cockfosters,是倫敦第四大繁忙的地鐵線Piccadilly line最北端的一個小鎮。這個地名可以音譯為考克福斯特斯,而事實上,倫敦人和當地人卻更高興叫它名字本身的意思「雄雞場主鎮」。Cock在英語中專門指英姿颯爽的雄雞,foster的意思是主人或飼養人。這個地名已經有500年歷史了,據推測應該是源於當時這裡住了一家養雞大戶。「雄雞場主鎮」的名字可愛風趣,深受小鎮居民的喜愛。一位居民說「谷歌地圖上可是沒有跟我們重名的地方喲,多與眾不同啊!」

「雄雞場主鎮」的同名短篇小說集

「雄雞場主鎮」的同名短篇小說集

「雄雞場主鎮」短篇小說集的作者

「雄雞場主鎮」短篇小說集

「雄雞場主鎮」和女作家的故事

英國著名女作家Helen Simpson曾被英國文學雜誌Granta評為20名卓越青年作家之一,她的短篇小說曾多次出現在BBC廣播中。2015年,她將自己的一些短篇小說整理成集,取名為「雄雞場主鎮」。
許多成功的作家、哲學家、科學家,其實都是善於觀察周邊的世界併發現道理的思考者。小說集「雄雞場主鎮」幽默、直白、充滿力量。作者在書中探討了衰老和夢想,以及長久的友誼和婚姻中的一些反覆出現或不斷更新的事物。其中的一個故事就講述了主人翁乘坐Piccadilly line地鐵,一路去終點「雄雞場主鎮」車站尋找「丟失了的東西」。故事中,一對朋友乘地鐵搜尋每個車站尋找一副眼鏡,邊尋找「丟失了的東西」,邊聊著兩人過去、現在、未來的生活。就如英國編年史之父聖比德一千四百年前在《英國人歷史》中所用的那個比喻,「像麻雀穿越過一座華麗的宴會廳一樣,人們來到這地球小憩。而從哪裡來,又將去向哪裡,我們一無所知」。女作家Helen也用了相似的比喻來思考生命的短暫和前後的未知。故事中的兩個朋友走下地鐵尋找失物,他們搜尋每一個有燈照亮的車站,然後,走入車站外的黑暗,直到到達地鐵的終點。

「雄雞場主鎮」和德國軍官的故事

「雄雞場主鎮」位於倫敦北部的郊區,本該是平靜無奇的小村莊,但是,它卻與二戰有著親密的故事。
「雄雞場主鎮」內有一座公園,叫特倫特公園(Trent Park)。特倫特公園原本是亨利四世的獵場,後來被另一位國王賜給一名救活了王室成員的名醫,醫生在這裡修建了豪華的莊園。莊園穩固,主人流轉。後來的多位莊主在這裡建立了教堂、學校,也曾邀請卓別林、丘吉爾這樣的名流來此消遣。如今,特倫特公園已擴大面積,加入了倫敦綠圈帶,成為當地居民所共享的場地。
二戰時期,特倫特公園裡的大莊園曾經做過關押德國高級軍官的戰爭監獄,得名「雄雞場主鎮的鳥籠」。德國戰俘在這豪宅裡享受著貴賓級的待遇,好酒好肉,還能時常在戶外散步。不過,老子曾講過「將欲取之,必固與之」,放縱一人的背後,是有索取的目的的。英國人在莊園的大小房間內都安裝了隱蔽的微型竊聽器,再警惕的戰俘,想著給這些德國軍官天天的安逸舒適,也必然會有疏漏的時候。冷靜智慧的英國人,最終如願以償,收集到了大量的德軍軍情機密,並且還瞭解到了德軍內部的真實內心,原來,德國內部是存在著反抗希特勒的思想的,這一情報引出了後來對希特勒的刺殺行動。

特倫特公園中的歷史悠久的莊園

特倫特公園中的歷史悠久的莊園

「雄雞場主鎮」居民的故事

城北小鎮,有大故事,當然也少不了居民們自己的小故事。老百姓的小故事,平淡,卻親近。
一位居民在自己的博客裡這樣記述了自己和家人在「雄雞場主鎮」的生活。「我是一位還算成功的發明家,是三個孩子的媽媽,而且還是外婆了。如果要用三個字描述我自己的話,我想用渺小、可愛、美麗……我的父母一結婚就搬到了「雄雞場主鎮」生活,從那一天到現在,一直生活在同一座房子裡。他們也算見證了這裡許多的變化吧。1947年,他們剛剛搬來的時候,這裡還是一片鄉村風貌,如今,小鎮加入了倫敦的城郊發展規劃, 連寫字樓街區都出現一兩條了。1933年,小鎮加入了倫敦交通帶,成為Piccadilly line的終點站。我從小就對車站的房子習以為常,後來才知道,這竟然還是個由著名設計師設計出來的二級歷史保護建築呢。有一天在電視上看到介紹這個車站的設計,我心裡的自豪感,真的難以表達……這裡沒甚麼名氣,不過特倫特公園還是不錯的。小時候,我在公園裡養了匹小馬駒,時不時地繞著湖邊騎騎馬,真是太美好的時光了。」

文|流箏

喜欢这篇文章?
现在订阅,就可以通过邮件收到最新文章。

留下评论